您的位置
主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庞大毁于“庞大”:中国4S店之王正在破产

来源:www.cnfek.com.cn 点击:1737

从地方国有企业重组到汽车分销首次公开募股,庞大的集团(。花了十年时间,几乎立刻就崩溃了。

9月11日晚,庞大的集团宣布破产重组清算组已经进驻公司,并正式开始债权申报登记和审查。债权申报的截止日期是10月18日。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将于10月25日在全国企业破产重组案例信息网以在线会议的形式召开。

一周前,庞达集团收到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法院裁定受理北京冀东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破产重组申请,并任命庞达汽车贸易集团有限公司清算组为庞达集团经理。与此同时,上海证券交易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就退市风险向该庞大集团发出警告,该股票的简称被改为“* ST Huge”。

冀东丰公司已追回1700万欠款,但它只是众多债权人之一。据巨人集团8月底发布的信息显示,自2019年初以来,该集团已发生22起逾期违约,涉及浦东发展、工商、中信等多家银行和金融租赁机构。

《棱镜》粗略计算,涉及的逾期债务总额高达22亿元,这一数字未来还可能继续扩大。

非常令人兴奋。

2009年,巨人集团营业收入352亿元,超越中国大汽车成为全国领先的汽车经销商企业。2011年,巨人集团(Giant Group)登陆资本市场,成为首家通过首次公开募股登陆a股的纯汽车销售公司。

他的死亡突然发生。

上市后,巨大的业绩迅速改变了面貌,扣除非净利润连续4年亏损,到目前为止2016年才盈利。2017年,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发出通知,对一家大型集团违反信用证提起诉讼,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随后,裁员、出售资产、汽车公司解约等消息接踵而至。

随着破产重组和除名警告的到来,这个庞大集团的最后一块遮羞布被撕掉了。激进的资本扩张和沉重的资本产业布局导致了前“4S商店之王”的解体。

故事还没有结束。

“告密”引发雪崩

巨大的雷声在断裂的资本链上开始爆发。

2017年4月1日,创始人兼实际控制人庞庆华在与媒体的电话交谈中提到,中国证监会正在对该庞大集团2015年与国鑫证券签署的《股权收益互换协议》进行调查,媒体随后公布了该消息。

上交信,以违反规定为由询问这个庞大的团体。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019年5月发布的《纪律处分决定》,2015年1月,为了达到股权融资和借款的目的,庞大集团的高级管理层以滦县恒山钢结构有限公司的名义安排与国鑫证券进行收益互换,国鑫证券通过大宗交易共购买了7亿元的大股东减持股份和协同各方股份。

经公安机关调查,发现减持股份的实际受让方衡山钢结构是庞庆华控股的关联企业。在与各方达成收入互换协议后,该公司仍持有股份。然而,这个庞大的集团并没有在公告中提及此事,这是一种隐瞒关联交易的行为。

股权互换(Equity swap)作为一种金融衍生工具,简单地意味着二级市场投资者利用金融机构的杠杆资金买卖上市公司的股票。金融机构获得固定利息,投资者在溢价出售股票后获得浮动收入。

这个意外事件已经成为大集团资本链断裂和公开的导火索。

事实上,这个庞大集团的资本链的隐患早在上市之初就受到了质疑。根据行业惯例,汽车经销商需要提前向汽车制造商支付购车款,以提高汽车销量,这就决定了他们需要大量现金周转来维持业务。当汽车经销商的规模迅速扩大时,对资本的需求就会无限扩大。

正因为如此,汽车销售行业极度分散。即使是总公司,它的市场

这不仅不允许其业绩同步增长,还导致债务危机不断累积。2012年,该庞大集团同期收入增长不到10%,而财务支出(主要是利息支出)同比增长139%,亏损近10亿元。

随后,这个庞大的集团开始“瘦身”,并逐年关闭和转移其销售店。财务结果显示,截至2018年底,大型集团商店的数量已降至806家,比2012年的峰值下降了近一半。

太晚了。

2017年,庞大集团的毛利润为65亿元,财务支出高达8亿元。仅利息就占了收入的10%以上。465亿流动资产相当于467亿流动负债。通过内幕交易拆分基金反映了这个庞大集团的绝望处境。

Buy Land and Build Shop Red and Black

庞庆华在庞大的集团中占据领先地位,上市前直接持有庞大集团30%的股份,其余股份归高管和员工所有。招股说明书显示,庞庆华有权对授权员工的股份进行投票,以避免分散决策。

根据庞庆华的自我报告,他于1983年被分配到河北滦县物资局机电设备公司,开始进入汽车行业。在他通过私人关系从齐齐哈尔财政部获得25辆进口日野164卡车后,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因汽车需求短缺而出名。

20世纪90年代末,国有企业重组时,庞庆华“出海”,成立了一个庞大的集团。

2004年,兆丰集团成为富士重工旗下斯巴鲁汽车的国内经销商,为其扩张奠定基础。到2010年,Mega已经销售了83个汽车品牌,但斯巴鲁仍占销售收入的15.68%,毛利占1/4,800以上,拥有100多家斯巴鲁专卖店。

陷入危机后,巨人集团创始人庞庆华不止一次公开表示,他最大的遗憾是走了号重型资产开发路线,通过购买土地而不是通过合并和租赁的方式扩张来建店。

陆基重型资产模式与店面无限扩张相结合,被认为是大型集团崩溃的深层诱因。

至于购买土地和商铺的方式,庞庆华解释说,这是因为当时首次公开招股的要求,不良资产的比例不应超过20%。招股说明书显示,位于城乡结合部的大多数4S商店和汽车城都是有缺陷的房产,因为它们不具备商业用地资格。为了筹集上市资金,大型集团选择购买土地。

上市当年,其土地使用权、房屋建筑等巨额资产已经达到100亿元。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截至6月底,土地使用权的巨大成本账面余额为42亿元。

(同)土地增值,如果庞达卖掉所有土地,他将收回前期的土地筹资费用,并租回庞达”。2019年5月,庞庆华仍在推广“复活死者”的方式。然而,过去和他关系密切的“同志们”却“抛弃了群众”。

2019年1月,在庞大集团销售额中占据首位的SAIC通用五菱宣布将取消与庞大集团的合同,并表示双方存在债权债务关系,希望庞大集团在债务清偿前暂时不会取消业务。

公共信息显示庞达和斯巴鲁之间的销售合同将于本月到期。尽管有这样的谣言,但人们普遍认为这个和他一起工作了15年的“老朋友”不会续约。

根据2018年财务报告,庞大集团所代表的汽车品牌数量已经下降到70多个,而销售品牌的数量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并未公布,这仅仅表明汽车品牌存在更新的风险。

高管们也在“逃跑”。“

2015年,巨人集团的股价达到每股16元的峰值,然后一路下跌。2019年9月11日,最新股价仅为1.12元/股,市值73亿元,跌幅超过10倍。

风能数据显示,从2018年到2019年3月,共有20项减排计划在大型集团中实施,涉及13名高管。除了一些“偿还b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0年,该庞大集团的收入为538亿元,同比增长53%,而消费信贷担保金额为82亿元,同比增长156%。这种销售策略是其收入增长的重要驱动力之一。

上市后,庞大集团的收入增速放缓,并开始持续亏损。然而,消费信贷的步伐进一步加快。庞庆华开始进行大规模的金融租赁业务,利用金融租赁公司筹集资金购买车辆,然后通过以租金形式分期付款给买家来促进销售。财务报告显示,2012年,该庞大集团仅从个人购车者处获得22亿元的预付款。

“创新”的金融方法加快了资本风暴的速度。

巨人集团2018年10月发布的通知显示,海通恒信国际租赁有限公司于2016年与巨人集团签订了融资租赁业务合同。巨人从海通恒信筹集了2.4亿元,融资目标是测试车和维修设备。截至通知发布之日,巨人与海通恒信之间的融资租赁资金逾期金额已达2000万元,8000万元仍未结清。

2018年财务报告显示,在众多大型集团的讨债诉讼中,有多达12起融资租赁纠纷,金额接近5亿英镑。

一个金融租赁违约案例的判决显示,2018年2月,巨人集团通过其巨人乐业县租赁有限公司向光大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筹集5300万元购买车辆,并在6个月内还清,但本金和利息合计8000万元全部逾期,涉及674辆车辆。

2019年6月,仍希望在卖地中生存的庞庆华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战略委员会主席、总经理职务,在实施一系列“战略”后,留下了摇摇欲坠的“4S商场之王”。

庞庆华的名字也在上月底公布的一桩汽车公司高管受贿案中占据显著位置。2010年,庞庆华接受了该汽车公司的汽车销售业务,并获准通过向北京房地产公司行贿和提供现金,在北方许多地方开设4S门店。

被各方抛弃的庞大群体正站在生存的十字路口。它可能通过破产重组过程重生,也可能变成破产清算而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