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教授:高房价是卡住内需增长直接因素

  • 日期:11-08
  • 点击:(1347)


当前国内需求不足是一个矛盾:一方面,许多家庭的基本需求没有得到满足;另一方面,“先富的少数人”的需求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因此,要分析内需不足,就需要找到直接阻碍内需的因素,从而有针对性地刺激内需。

由于住房市场化,普通家庭的住房支出占总支出的很大一部分。 以武汉为例。2008年,平均价格达到5000多元(虽然低于北京、上海等主要城市,但湖北的平均工资也很低)。一栋120平方米的房子有装饰和家具,价格接近100万元。 如果首付款为30%(为此必须减少其他费用),每月还款3000元将超过20年。对于一个年平均收入10万元、中上收入的武汉家庭,加上必要的教育和医疗费用,负担将远远超过其他单项费用,甚至其他费用的总和。

对于收入较低的人来说尤其如此。 因此,如果房价不下跌,就会减少买家和买家对其他商品的消费,内需不足是必然的结果。

高房价已经成为导致收入分配不平等的主要机制。 在过去的十年左右,房地产业发展迅速。其突出特点是自有资金较少,政府-银行-房地产企业“三位一体”的合谋现象超过其他任何经济领域。 土地、金融、建筑材料和市场等宝贵资源被“少数人”收购,房地产行业形成了独特的高利润诱导机制,导致大量新资源、资产和资本进入。结果,一方面,他们的消费迅速得到满足和饱和,另一方面,大多数人的消费需求受到限制和控制,他们消费许多其他商品的能力被剥夺。

房价上涨得越快,大多数人的消费被剥夺得越快,被剥夺消费的总人数增加得越快,内需结构就越不合理,内需总量就会受到制约。 已经买房或计划买房的消费者必须减少除教育和医疗保健以外的所有消费。

从价格机制和西方市场经济(包括房地产业)数百年的实践模式来看,采用价格策略进行市场推广或市场竞争是非常普遍的。在考虑资本周转、贷款利息、存储成本、商品积压后的产品损耗等因素时,使用价格策略更为常见。充分竞争后,出现了低价格、低质量、低利润的趋势。

这项法律有利于竞争、消费者、合理利润、社会、可持续经济发展和扩大内需。 然而,由于房地产行业资源和资产的社会配置的特殊性(如土地购买与政府的关系、贷款与银行的关系),开发商并不是通过对市场需求、消费水平、购买力、价格弹性、替代效应、其他消费品效应、资本效率、物流结构、仓储成本等相互关系的科学分析和预测(有些房地产开发商缺乏这种知识)来确定的。确定产品的产量。相反,他们决心根据社会分配结构造成的“特殊性”拼命“生产”(因此他们不需要这样的知识)。即使有大量积压,他们也不愿意降价销售。

一些省市“拯救”房地产的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内需不足的问题,这也与扩大内需背道而驰。

房地产业的经济、社会和文化影响是中国内需不足的主要单一原因,也是阻碍建立合理内需市场的更重要的单一影响因素。 高价格只是表面现象。社会资源、资产和资本分配结构的不合理一方面导致了少数人的超常繁荣,另一方面损害了大多数人的消费利益,导致消费能力大大降低,消费结构异常。一方面,消费者消费不足(需求压缩),另一方面,银行储蓄增加是中国“内需不足”无法扩大的更根本原因。这是扩大内需战略旨在解决的更为根本的问题。

人类只有先吃、先喝、先住、先穿,才能享受文化和娱乐。马克思的这一伟大发现对于理解当今房地产市场与内需之间的关系仍然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