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教育培训 » 正文

学者: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是一笔糊涂账

来源:www.cnfek.com.cn 点击:1745

《全球农业有趣新闻》近日加入一个农业团体,每个人每天都会讨论一些问题。昨天有人问:为什么中国的农业如此落后?与世界上许多国家(如荷兰、以色列、日本等)相比。),中国的耕地面积很大,人口密度不高,中国农民非常勤劳,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农业这么差呢?

下面我们分享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建勋的文章,这篇文章非常详细地解释了中国农业落后的主要原因。它非常值得一读。标题由编辑添加。

下面我们分享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建勋的文章,这篇文章非常详细地解释了中国农业落后的主要原因。它非常值得一读。标题由编辑添加。

为什么中国的农业发展落后了一百年?

不久前,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发表报告指出,中国的农业发展水平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如果以农业增加值率、农业劳动力比率和农业劳动生产率为三个指标,2008年中国农业水平与英国农业水平的差距分别约为150年、108年和36年。农业现代化已经成为中国现代化的短板。

不管这里的计算和数字是准确还是可靠,恐怕大家都基本上同意中国农业发展水平相对较低的结论。那么,为什么中国的农业发展如此落后?阻碍中国农业发展的因素是什么?毫无疑问,原始的生产工具、相对落后的农业科技、农民文化素质低下等因素都起着一定的作用,但更重要的是,许多影响农业和农村发展的制度安排是不合理的,尤其是土地制度,严重制约了农民的投资和创新热情,抑制了农民的创业精神,阻碍了农民致富的努力。

农村土地的集体所有权是一个糊涂的账户。

土地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是“三农”问题的核心,它决定着农民的行为选择、农业的组织结构和农村的治理模式。众所周知,农村土地属于“集体所有”。但是这种“集体所有制”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换句话说,谁拥有农村土地?谁有权拥有、使用、获利和处置农村土地?不幸的是,各种法律法规要么含糊不清,要么重复,简直是一团糟。

例如,《民法通则》第14条规定:“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归村农民集体所有,由村农业生产合作社、村民委员会等农业集体经济组织经营管理。已经属于乡(镇)农民集体经济组织的,可以属于乡(镇)农民集体所有制。《物权法》第60条规定:“集体所有的土地和森林、山脉、草原、未开垦的土地、海滩等。(一)土地归村农民集体所有的,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代表集体行使所有权;(二)属于村内两个以上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内的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小组代表集体行使所有权;(三)乡镇农民集体所有的,由乡镇集体经济组织代表集体行使所有权。”

这些规定告诉我们,农村土地的集体所有权就是“农民的集体所有权”。“集体所有制”是什么意思?这是否意味着一个村子里的所有农民“共同拥有”村子里的所有土地?“集体所有制”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术语。难怪传统民法中没有这样的概念。只有“共有”制度,分为“股份共有”和“共有”。前者意味着双方按其份额享有所有权,而后者意味着双方共同享有所有权。如果“集体所有制”是一种“共享”关系,那么它意味着所有村民可以就如何管理和处置土地达成一致。如果是“股份共有”,那么双方都有

民主决策不能适用于财产权或任何基本权利和自由,正如民主决策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剥夺一个人的计算机或言论自由。民主根本不适用于这一领域

如果农业土地的“集体所有权”意味着“共同所有权”,那么所有共同所有人(所有村民)都有管理和处置土地的相同权利,除非双方另有约定,共同土地的管理和处置必须得到所有共同所有人的同意。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占用、使用、收入和处置土地都必须得到所有村民的同意,如果一个村民获得其他村民的同意,他或她也可以退出共同关系,分割共同土地。

然而,中国土地的合法“集体所有权”似乎不是由股份或共同所有权分享的,因为村民不能退出土地的这种法律关系,实现自己的所有权,甚至不能参与土地的占有、使用、收入和处置。《民法通则》规定集体所有的土地由“村农业生产合作社和其他农业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经营管理,《物权法》规定“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代表集体行使所有权”。“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性质是什么?什么使“村委会”有权“经营管理”或“代表集体行使所有权”?“经营、管理”和“代表集体行使所有权”到底是什么意思?为所有村民做决定?

有些人可能会说“村民委员会”是由村民选举产生的自治组织,当然有权“管理”土地或“代表集体行使所有权”。此外,《物权法》(第59条)还规定了由"集体成员"决定的事项,包括:(1)土地承包方案和将土地承包给集体以外的单位或个人;(二)个体土地承包经营者之间承包土地的调整;(三)土地补偿费和其他费用的使用和分配。的确如此,但问题是,即使假设村民委员会的成立完全是民主的结果,即使假设《物权法》第59条的规定可以实施,是否有些人有权代替其他人处置土地权?他人的土地权能否通过民主决策来处置?答案是否定的:“即使村委会成员是通过普选产生的,即使承包和处置土地的决定是通过村民会议民主做出的,这种处置土地的决策方法也是不恰当的,除非得到全体村民的同意。换句话说,对于这块“集体所有”的土地,只有一种具有合法性的决策方法,即一致同意,否则,就是侵犯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权利。想象一下,如果一个村庄有1000人,而且村民大会的投票规则是多数,那么501人的赞成票能决定其余499人的土地权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即使民主决策也不能适用于财产权或任何基本权利和自由,正如民主决策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剥夺一个人的计算机或言论自由一样。民主根本不能应用于这个领域。换言之,民主必须服从基本权利和自由,必须服从宪政,即所谓的“宪政民主”或“自由民主”。

可以看出,即使以民主决策的方式处置这种“集体所有”的土地也是不公平的,除非所有人都同意的投票规则得到遵守。这种体制安排要么由33,354名村干部或少数人拥有的官员拥有,要么由多数人拥有的33,354名村民拥有。虽然前者在中国更常见,但后者同样令人恐惧。可以肯定的是,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农民的土地权利都是不安全的,要么被少数人侵犯,要么被大多数人侵犯。

集体所有制阻碍了农民成为企业家。

农民和其他人一样,是理性的“经济人”,也是对自己利益的最佳评判者。任何认为农民不应该选择出售土地的观点都强加给他们,他们被错误地认为“无知”或不如自己聪明,认为农民不知道自己的利益所在,并认为农民是短期利益相关者。

在这种情况下,农民如何有动力长期投资土地或改良土壤?他们怎么可能愿意献身于农业生产呢?如果一个农民知道他耕种的土地在任何时候都可能变成别人的土地,他或她怎么能主动在土地上投资更多呢?他(她)怎么可能愿意为土地的改良付出更多?此外,30年的合同期进一步削弱了农民对长期投资的热情,迫使他们只考虑短期利益,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利益几乎不足以维持生计,为其他目的节省时间和金钱。

此外,根据这一集体所有制安排,明确禁止抵押和转让农业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这进一步限制了农民投资和创业的积极性,阻碍了农民向企业家的转变,并阻碍了农业和农村地区的发展。如果一个农民有创业精神,想利用农村资源和劳动力创办企业,他唯一缺乏的就是资金,但他不能通过抵押或土地转让筹集资金。正如秘鲁经济学家埃尔南多德索托所指出的,对他来说,这样的土地只是一种“死资产”,而不是“活资本”。毫无疑问,中国农民不是没有积极性,不能吃苦耐劳。阻碍他们发展和繁荣的是不合理的制度,特别是土地制度。

那么,我们如何改革现行的土地制度?适当的选择是让农民个人拥有土地所有权,让农民个人享有土地的全部拥有、使用、收入和处置权,让他决定如何使用以及是否抵押或转让自己的土地。这种制度安排不仅在理论上被证明是合理的,而且在实践中也被证明是明智的。有些人认为在历史上,农民个人拥有土地导致农民随意出售土地。结果,土地被兼并,大量农民流离失所,甚至导致农民起义。严肃的历史研究表明,这种说法是真实的谎言。事实上,在中国土地私有制的历史上,大多数时候都是由农民主导的,兼并土地的现象并不普遍。朝代更迭主要是由于苛捐杂税、官员滥用权力和专横跋扈,而不是土地兼并。

不可否认,一些农民在让自己拥有土地后会自愿选择出售土地。然而,这并没有错,因为这是农民根据自己的需要做出的合理选择,就像城市居民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出售自己的房子一样。必须承认,农民和其他人一样,是理性的“经济人”,也是对自己利益的最佳评判者。任何认为农民不应该选择出售土地的观点都强加给他们。他们错误地认为农民“无知”或不如他们自己聪明,认为农民不知道他们的利益所在,并认为农民是短期利益相关者。事实上,农民和其他人一样理性或不理性,不需要其他人或政府作为他们的“监护人”。当农民选择出售自己的土地时,他或她会根据自己的情况做出合理的选择。没有人有权发号施令,也没有人比农民自己更了解自己的利益。那些认为农民无知的人实际上想成为农民的主人。

当然,除了土地制度,户籍制度和金融制度也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农业和农村地区的发展。他们都需要尽快改革,以解放农民,解除束缚他们的各种束缚,确保他们的财产权,允许他们独立自主,并允许他们自由选择。孟德斯鸠说,土地之所以肥沃,不是因为土壤肥沃,而是因为耕者有其田。



日期归档